今天天气: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 首页>>分析预测
 
增加值率变动背后的金华工业结构调整
发布时间: 2019-11-18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高质量发展的新论述,这表明我国经济要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面对经济发展新常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新要求,本文以增加值率为研究视角,探析金华“十二五”以来工业结构调整的转型升级进程,深入研究金华产业发展中存在的一些深层次问题,为市委、市政府加快推动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决策依据和参考。

  一、工业增加值率的概念及意义

  工业增加值是指工业企业在报告期内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工业生产活动的最终成果;是工业企业全部生产活动的总成果扣除了在生产过程中消耗或转移的物质产品和劳务价值后的余额。简言之,工业增加值是工业企业生产过程中新增加的价值。我国目前采用收入法核算年度工业增加值。从计算方法看,工业增加值与工业总产值的主要区别在于后者不仅包括工业增加值的内容,还包括原材料的转移价值,即原材料价值在不同企业间的重复计算。

  工业增加值率是指在一定时期内工业增加值与总产值之比,即单位总产值中包含的新创造的价值量。从企业层面看,工业增加值率是一个地区工业企业盈利能力和发展水平综合体现的指标,其值越高,说明企业附加值越高,盈利能力越强,投入产出效果越好。从行业层面看,工业增加值率的提高体现了行业组织结构的优化,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等成效。从地区层面看,工业增加值率体现了一个地区工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反映了其在产业分工价值链中的地位。

  二、研究方法

  研究增加值率的变化,核心在于研究规上工业的结构调整,主要是内部各行业的结构调整。增加值率与产业结构的关系可以表示为:

  产值占比反映了行业的结构调整,增加值率反映了行业的经济效率。公式2表示,总体增加值率等于其内部行业产值比重与行业增加值率乘积之和;公式3表示,总体增加值率等于其内部行业增加值率拉动之和;公式4表示,内部行业增加值率贡献之和等于1。

  因此,根据总体增加值率的不同表达式,我们先分析各行业的产值占比V及增加值率贡献R的变动情况,继而分析整体工业增加值率r的变动情况。

  三、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变动背后的产业结构调整

  “十二五”以来,在国内外经济形势日益复杂的大背景下,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总体呈稳中有升的态势,变化大致分为下行触底、平稳上升、小幅波动等三个阶段。

  图1:“十二五”以来金华市规上工业增加值率变动趋势%

  (一)下行触底阶段

  2011—2012年,由于世界主要经济体复苏乏力,外需持续萎缩,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从19.85%跌至19.01%,为“十二五”以来的最低点;现价总产值增长7.8%,现价增加值增长3.2%,而户均产值却下降1.5%,户均增加值下降5.7%。各行业结构无明显变化,工业经济总量的增长更多的是因为企业家数增长了9.4%导致,但质量效益有所下降。

  这一阶段中,由于节能降耗等因素,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冶炼加工业增加值率和产值占比下降幅度较大;由于成本上升、产品价格下跌,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率和产值占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导致增加值率贡献下降。但以今飞集团和青年汽车为代表的汽车制造业增加值率贡献显著提升,纺织、服装、文体娱乐用品、医药、金属制品、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增加值率贡献不同程度提升。

  表1:2011-2012年金华主要行业增加值率贡献变动

  主要行业

  2011年

  2012年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纺织业

  11.79

  11.57

  12.12

  12.05

  纺织服装、服饰业

  5.52

  5.96

  5.46

  6.28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

  4.21

  4.72

  4.31

  5.11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4.40

  4.67

  3.82

  4.07

  医药制造业

  2.45

  3.79

  2.79

  4.43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3.48

  3.31

  3.61

  3.23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3.63

  4.51

  3.21

  3.46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3.36

  2.24

  3.14

  1.96

  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7.80

  4.66

  7.46

  4.22

  金属制品业

  11.43

  12.26

  12.09

  12.68

  通用设备制造业

  4.84

  4.93

  4.58

  4.72

  汽车制造业

  6.15

  5.15

  6.44

  6.01

  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5.76

  5.91

  6.26

  6.53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4.43

  5.54

  3.91

  5.44

  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

  5.15

  4.88

  5.06

  4.68

  (二)平稳上升阶段

  2012—2016年,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从19.01%逐渐上升至20.78%,企业家数、现价总产值、现价增加值较2012年分别增长22.2%、24.1%、35.6%。同时,户均产值和户均增加值较2012年分别增长1.6%和11.0%,出现增加值增速快于产值增速的现象。全市产业结构逐步优化提升,工业经济总量和质量效益齐头并进。

  这一阶段最大亮点是汽车制造业,以众泰为龙头的汽车制造业快速发展,产量和销量均大幅提升,产能得到有效释放。2016年汽车制造业增加值率达到21.38%,超过规上工业增加值率0.6个百分点,产值占比和增加值率贡献较2012年分别提高1.69和2.35个百分点。

  此外,以兰溪为代表的纺织业和以义乌为代表的服装业,在产值比重和增加值率均提升的基础上,增加值率贡献不断增大,全市纺织业和服装业增加值率贡献较2012年分别提高1.18和1.04个百分点。

  表2:2012-2016年金华主要行业增加值率贡献变动

  主要行业

  2012年

  2016年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纺织业

  12.12

  12.05

  13.33

  13.23

  纺织服装、服饰业

  5.46

  6.28

  6.22

  7.32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

  4.31

  5.11

  3.70

  3.82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3.82

  4.07

  3.93

  3.83

  医药制造业

  2.79

  4.43

  2.66

  3.65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3.61

  3.23

  3.56

  3.25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3.21

  3.46

  3.80

  3.70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3.14

  1.96

  2.79

  1.62

  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7.46

  4.22

  6.24

  3.42

  金属制品业

  12.09

  12.68

  12.14

  12.45

  通用设备制造业

  4.58

  4.72

  3.77

  3.93

  汽车制造业

  6.44

  6.01

  8.13

  8.36

  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6.26

  6.53

  5.97

  6.21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3.91

  5.44

  3.93

  4.84

  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

  5.06

  4.68

  4.12

  4.44

  (三)小幅波动阶段

  2016—2018年,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从20.78%小幅回落至19.97%,随后反弹至21.03%,增加值率变化表现为一个浅“V”字。

  这一阶段正好是供给侧改革开始阶段,实体经济通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逐步淘汰整治落后产能。从全市看,主要表现在规上工业企业数量有所减少,2018年全市规上工业企业3586家,较2016年净减少382家,企业数下降9.6%。供给侧改革的另一变化是加强对传统行业的改造提升,效果初步显现,2018年全市通用设备制造业、金属制品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重点行业增加值率贡献比2016年分别提高了1.70、1.10、1.00、0.71和0.49个百分点。

  表3:2016-2018年金华主要行业增加值率贡献变动

  主要行业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产值占比%

  增加值率贡献%

  纺织业

  13.33

  13.23

  9.91

  10.81

  9.34

  9.34

  纺织服装、服饰业

  6.22

  7.32

  5.52

  7.11

  5.16

  6.22

  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业

  3.70

  3.82

  3.38

  3.82

  3.17

  3.66

  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3.93

  3.83

  4.00

  4.42

  4.22

  4.54

  医药制造业

  2.66

  3.65

  2.79

  3.91

  3.10

  4.14

  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3.56

  3.25

  3.43

  3.45

  3.24

  3.09

  非金属矿物制品业

  3.80

  3.70

  3.63

  3.89

  4.50

  4.70

  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2.79

  1.62

  2.75

  1.35

  3.01

  1.38

  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

  6.24

  3.42

  6.30

  2.46

  4.86

  2.95

  金属制品业

  12.14

  12.45

  12.40

  13.48

  13.31

  13.55

  通用设备制造业

  3.77

  3.93

  4.36

  4.53

  5.30

  5.63

  汽车制造业

  8.13

  8.36

  8.83

  6.36

  6.96

  6.39

  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

  5.97

  6.21

  5.85

  5.91

  5.80

  5.80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3.93

  4.84

  4.08

  5.64

  4.16

  5.75

  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

  4.12

  4.44

  5.63

  5.36

  5.96

  4.90

  四、“十二五”以来金华规上工业结构调整的启示

  从“十二五”以来金华工业主要行业结构变化情况看,金属制品业产值占比由2011年的11.43%提升到2018年的13.31%,从“十二五”全市的第二大制造行业发展成为目前第一大制造行业;纺织业产值占比由2011年的11.79%下降到2018年的9.34%,从全市的第一大制造行业转为第二大制造行业;汽车制造业则由原来的第四大制造行业成长为第三大制造行业。

  图2:“十二五”以来金华市十大工业行业产值变化情况

  单位:亿元

  金华规上工业行业结构变化主要分为四种类型:

  (一)培育发展型。“十二五”以来,以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为主要代表的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发展迅速, 2018年规上企业数比2011年分别增长5.7%、21.5%;2018年这两大行业产值占全部规上工业总产值的10.0%,其工业增加值率保持相对较高水平,分别为21.03%、29.04%,是我市重点培育行业。

  (二)持续萎缩型。进入“十三五”后,我市通过“腾笼换鸟”、“四破”攻坚等各项举措,对重污染、高耗能、低产出的企业进行整治,有效淘汰落后产能,部分行业比重持续萎缩。主要代表行业有纺织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压延加工业(其中纺织业规上企业数比2011年下降10.3%)。2018年上述两大行业产值比2011年分别下降15.1%和33.3%,占全市规上工业比重的位次分别由2011年的第1位和第3位,逐渐下降到2018年的第2位和第8位。

  (三)转型阵痛型。以汽车制造业为代表,在经历了“十二五”时期的快速发展和壮大,进入“十三五”之后,虽然其成长为全市的第三大制造行业,但随着汽车消费市场的重大变化,金华汽车制造业转型升级滞后,主要汽车品牌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呈下降趋势,行业质量效益有所下滑,2018年其工业增加值率19.30%,低于全部规上工业增加值率1.73个百分点。从发展历程看,其对规上工业增加值率的贡献从2011年的5.15%一度上升到2016年的8.36%后,迅速下降到2018年的6.39%。

  (四)酝酿变化型。这类行业自“十二五”以来,产业结构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仍在依靠更多的投入、更大的消耗维持产业增长。如果能依靠创新驱动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就会成为全市工业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如果转型升级迟缓,就会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节奏。主要代表行业有金属制品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近年来,通过培育门类企业、锁业企业、电动(园林)工具企业,实现上述两大行业的集聚优势。金属制品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2018年的规上企业数比2011年分别增长24.9%和43.7%,目前这两大行业企业数量占全市规上工业的21.9%,比重比2011年提高1.6个百分点;增加值率贡献比2011年分别提高1.29和0.70个百分点。2018年金属制品业增加值率21.40%,比2011年提高0.11个百分点,但提高幅度低于全部规上工业1.07个百分点。从2018年两大行业增加值构成看,金属制品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营业盈余占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13.7%和15.2%,营业盈余占比低于全部规上工业19.0%的水平,更加低于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增加值率较高的行业。

  图3:“十二五”以来金华市金属制造业和通用设备制造业

  增加值率变动趋势%

  综合“十二五”以来我市规上工业增加值率变动趋势和工业结构调整情况看,要加快金华工业经济发展步伐,促进“培育发展型”行业壮大、助推“转型阵痛型”行业升级、规范“持续萎缩型”行业绿色发展、引导“酝酿变化型”行业创新驱动是关键所在。

  五、当前金华工业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投资后劲不足,工业经济发展步伐放缓。从“十二五”时期以来我市规上工业增加值率与全省的对比情况看,我市在“十二五”时期规上工业增加值率高于全省,但进入“十三五”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被全省超越并逐渐拉开差距,背后的客观原因是金华工业经济发展步伐明显放缓,制造业投资增速自2014年以来一直低位运行,2014年至2017年分别增长3.8%、2.9%、-1.8%、2.0%,分别低于全省7.4、8.2、5.0、3.9个百分点。各地重大项目储备不足,招商引资制造业项目普遍较少。同时,受市场前景不明、企业资金紧张等因素影响,企业投资意愿明显下降。

  表4:2011-2018年全省和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情况

  年份

  全省规上工业增加值率(%)

  金华规上工业增加值率(%)

  金华与全省差距(%)

  2011年

  18.60

  19.85

  1.25

  2012年

  18.34

  19.01

  0.67

  2013年

  19.31

  19.65

  0.34

  2014年

  19.40

  20.21

  0.81

  2015年

  20.27

  20.62

  0.35

  2016年

  20.96

  20.78

  -0.18

  2017年

  21.90

  19.97

  -1.93

  2018年

  22.00

  21.03

  -0.97

  (二)产业层次不高,龙头企业培育成长偏少。从产业结构看,我市制造企业仍集聚于纺织服装、金属制品、冶金建材等劳动密集型、资源消耗型的传统行业,发展方式依然粗放。2018年,我市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为63.6%,高于全省3.7个百分点;而高新技术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的比重分别为43.3%、14.2%,分别低于全省7.9、9.1个百分点。从增加值率看,处于传统行业的企业由于位于产业分工价值链的低端,其产品附加值相对较低。2018年,我市传统制造业增加值率仅为20.91%,低于全部规上工业增加值率0.12个百分点,低于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率2.47个百分点。从企业培育看,2018年我市规上工业企业数占全省比重为8.6%,而规上工业产值和增加值占全省比重分别仅为5.4%和5.2%,户均产值和户均增加值分别比全省平均小6285万元和1487万元。在前二十大制造行业中,2018年户均工业增加值大于3000万元的只有汽车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医药制造业三个行业。这三个行业户均增加值相对较高,是因为有众泰汽车、横店东磁、康恩贝等大企业,其他行业户均增加值偏低。上述现象表明,我市工业龙头企业培育不足,大型企业成长较少,企业低、小、散的分布状况未能得到根本性改变。

  (三)支撑作用不强,汽车产业转型发展滞后。我市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汽车产业已成长为全市第三大制造产业和第一大工业项目投资产业,成为全市工业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产业。但进入“十三五”以来,随着国内汽车市场日趋饱和,客户对产品要求日益提高,我市汽车制造业并未及时顺应消费升级的市场趋势,对产品档次的提升和产品结构的调整上缺乏主动性,产品低端、市场竞争力差、创新能力偏弱、品牌建设落后。因此在2016—2018年间,我市汽车制造业2018年的增加值率、产值占比较2016年分别下降2.08和1.17个百分点,增加值率贡献从2016年的8.36%下滑至2018年的6.39%。我市汽车制造业2017年和2018年两年平均增加值率为16.85%,低于全省6.87个百分点,表明了由于我市汽车产业转型升级迟缓,造成该产业的增加值形成能力弱于全省水平。这也是进入“十三五”后,我市规上工业增加值率被全省超越并逐渐拉开差距的主要因素之一。

  六、对策建议

  为加快推动金华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以提高增加值率为导向,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引领工业经济转型升级。

  (一)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和提升传统优势产业。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和提升传统优势产业是我市构建产业竞争优势、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增强工业发展后劲的战略选择,也是提高工业增加值率、推动工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面。聚焦光电、新能源汽车及配件、磁性及石墨烯材料、生物医药四大新兴产业和智能门(锁)、电动(园林)工具、智能家居、保温杯(壶)四大传统优势产业,推动优势资源向八大重点细分行业和优势企业集聚,做强我市现代产业体系和特色产业集群,实现传统产业转型提升,为金华工业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

  (二)促进企业规模化和集团化经营。持续推进“工业大企业大集团培育”、“高成长企业培育”计划,积极引导企业以参股、重组、并购、兼并等形式建立产业联盟,提高产业集中度,着力培育一批发展速度快、质量效益好、文化内涵深、核心竞争力强、带动作用明显的在全国乃至全球有竞争力的龙头企业,实行抱团发展,实现规模效益。突出重点领域和重点行业,着力培育一批行业“隐形冠军”企业和产品“单项冠军”企业。

  (三)构建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的融合发展机制。当前,现代制造企业的生产与服务功能日益融合,研发设计、物流配送、技术咨询等服务部门在制造价值链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制造业竞争力越来越依赖于企业所提供的服务。必须顺应制造业服务化发展的根本趋势,促进生产性服务业和制造业的深入融合发展,提高专业服务在产品价值中的比重,推动产业链从加工制造向研发设计、品牌营销等高附加值环节延伸,实现制造业在服务中增值、在服务中创新,进而提升企业竞争力,形成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

  (四)加快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汽车产业在我市工业经济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提高汽车产业增加值率是提升全市工业经济效益水平的重中之重。我市主力车企带动能力不强,本地整车企业与配件企业协同发展不足,产业关联度偏低。因此必须切实发挥重点细分行业培育专项基金作用,加大包括电池、驱动、制动、汽车电子等系统总成级部件关键配套项目的招引,构建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的区域协同配套体系,打造汽车全产业链,推动全市汽车产业提档升级。

  课题组组长:池承满

  成员:严诚霞(执笔)

  祝 挺

ICP备案:浙ICP备05017897号    网站标识码:3307000041    公安机关备案号:330718021004210
主办单位:浙江省金华市统计局    联系电话:0579-82469800
2002-2018版权所有 站点地图